為什麽香港的選不了集運
山東:基層警務治理“引擎”動力足運行暢
發佈時間:2021-02-10 10:30 星期三
來源:人民公安報

靠前一步贏得先機 主動作為夯實根基

山東:基層警務治理“引擎”動力足運行暢

對於山東省廣饒縣公安局李鵲派出所所長燕澤龍來説,每天一早的固定動作,就是查看鎮社會治理網格化服務平台,這裏每天滾動着全鎮3萬餘人的“喜怒哀樂”。每條民生信息採集、處理背後,都連着“兩張網”,一張網在線下,全鎮59個村級網格劃分成1337個“微網格”;一張網在線上,平台兼收幷蓄進行數字化集成、研判、調度,直接服務實戰。從城市到鄉村,山東公安機關創新基層社會治理,形成上下貫通、活力迸發的局面。

基層治理狀況直接涉及經濟社會發展和民生福祉。近年來,山東省公安廳黨委樹牢“靠前一步、主動作為”一個理念、“做強主責主業”和“促進長遠發展”兩條路徑的工作思路,不斷探索實踐情指行輿一體、“三聯”工作機制、現代警務共同體等一系列創新基層社會治理的新舉措,在精治、共治、慧治上下功夫,激活社會治理“神經末梢”,匯聚起平安建設的磅礴力量。

“精治理”

情指行輿一體縱深推進集聚動能

對於國家治理、社會治理這個系統工程來説,基層既是基礎單元,又是充滿活力和創造力的。2020年伊始,山東省公安廳將基層基礎攻堅定位為“一號工程”,省、市、縣三級公安機關全部成立由“一把手”任組長的領導小組,將派出所建設、社區警務工作納入基層治理重點任務。強化情指行輿一體化模式,推進省、市、縣三級指揮中心建設,城區派出所和有條件的農村派出所全部設立綜合指揮室,層層研判生成“信息產品”精確制導,促進基層治理升級,讓實戰更有力、管控更到位、羣眾更滿意。

濟寧市中區運河城商業步行街發生一起羣毆事件,僅4分鐘,5輛警車、16名警力全部到達現場,7名嫌疑人先後落網。

一名女子報警,稱因為欠了太多債要自殺,怎麼也不肯透露自己所在地址。棗莊市公安局市中分局“塊”警務立即啓動,三路民警根據指揮中心研判指令,迅速進入事發大致區域,前後方高效配合,成功在一居民樓找到該女子。此後,該局又通過線上線下等多種渠道,強化宣傳和跟進服務,提醒羣眾珍愛生命、關注身邊人。

在這兩個精準鎖定的案例背後,是山東公安機關情指行輿深度融合下,組織體系、工作機制和實戰平台迸發出的巨大戰鬥力。目前,山東公安機關廣泛探索推行派出所“一室兩隊”改革、部門警種支援派出所等一大批可推廣的基層治理經驗。

2020年9月15日,濟南歷下羣眾王某到千佛山派出所報警,稱被詐騙46萬元。接警後,綜合指揮室安排案件辦理隊展開詢問調查,要求社區警務隊深入瞭解情況強化預警。同時,對接分局合成作戰中心,對案件信息流、資金流同步偵查,從而一舉勾勒出湖南邵東籍男子付某等人的作案事實,一舉破獲該案。

“共治理”

“三聯”機制匯聚合力拓展平安半徑

“現在的東平湖山青水碧,非法電魚、垂釣、捕撈等幾近絕跡,湖區刑事、治安警情連續三年下降。”在東平縣,副縣長、公安局局長趙磊指着這一湖碧波驕傲地説。

在東平老湖鳳凰家園河湖警長警務工作站,正與水利、環保、國土等部門聯合辦公的漁政站站長於連冬説:“河湖警長建立後,聯合巡護覆蓋所有水域。像唱歌一樣,調門一高都帶上來了。”

近年來,山東公安機關主動跳出事後介入的“末端警務”模式,提前站到“未出事”的前端,縱深推行“警種聯動、警保聯控、警民聯防”機制,構建現代警務共同體,自上而下提升基層社會治理的整體性、協同性,畫好“同心圓”、奏響“平安曲”。

在有着1200萬人口的魯南重鎮臨沂,3大巡區、17個戰區、244個網格警種聯動、合成作戰,83家保安公司和1.9萬餘名保安隊員內保外用、警保聯控,9.16萬名網格員、志願者、環衞工人、外賣小哥等社會力量參與到警民聯防中,推動全市110接報可防性治安、刑事警情同比分別下降52.4%、47.7%。

山東公安機關全力打造“人人有責、人人盡責、人人享有”的基層社會治理警務共同體,在涉旅、涉醫、涉校、拆遷、廣場舞、噪聲、生態環境保護等20多個領域站到了最前沿,在實戰中引領構築“大平安”。

伴隨城市社會快速發展,越來越多的超大型社區湧現,對捉襟見肘的基層警力形成巨大挑戰。在濟南市長清區恆大綠洲小區,記者瞭解到,這裏的警務室升級為中心服務站,由一名站長領導,分為接處警、社會治理和交通管理三個專班,構建“網格長、網格指導員、網格警務員和網格管理員,N名網格信息員和志願者”的“4+N+N”社區治理模式,促使可防性案件同比下降近五成。

往前站一步,全力攻克與羣眾息息相關的民生小案。山東各級公安機關堅持隊所聯合、警種聯動,從電瓶被盜、手機失竊、家畜被“順手牽羊”等一件件價值不大的小案入手,快處警、快勘查、快研判、快抓捕、快跟防,給予羣眾實實在在的安全感。

“慧治理”

智慧警務破解基層公共安全難題

“俺們潘苑社區是30多年的老舊小區,到處破破爛爛、垃圾成堆,人見人煩,而現在到處都是智能化、祕密武器,俺這日子也越過越舒心。”淄博市張店區85歲的張雲輝老人感慨地説。

走進潘苑社區,大門口是無人值守的“智能崗”,安裝了門禁機和車輛道閘,67個監控攝像機和制高點的全景AR攝像機,讓內部監控形成完整閉環,“夜不閉户、路不拾遺”的故事在這裏多次上演。

住宅小區是基層治理的最小單元。目前,山東建成智慧安防小區2368個,零發案小區佔比90%。

數字資源的豐富度,是智慧警務的前提和基礎。山東公安機關以“服務有温度,管理無感知”為目標導向,相繼實施了治安卡口工程、社會治安動態監控系統工程、城區及河道視頻監控工程、公交站點及鐵路沿線視頻監控工程、視頻監控加密工程、社會視頻監控聯網工程等,以大數據智能化照亮基層社會治理新路徑。“省市感知綜合應用平台縱向貫通後,對人、車、物、網的感知能力進一步增強,多維度、系統化提升基層社會治理效能。”山東省公安廳信通處處長劉竹林表示。

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中,山東省公安廳研發車輛動態感知預警系統、“疫查清”“一碼通”等67個信息化工具,為隨訪檢測提供數據支撐。各級公安機關主動作為,積極參與社會綜合治理,在渣土車治理、城市管理、安全生產、新舊動能轉換等基層治理方面提供數據支持。

零接觸、廣視角、空地一體、5分鐘快速起飛、50公里半徑無死角巡航,威海市公安局特巡警支隊警務航空大隊透過警用無人機“天眼”,將一幀幀城市影像集合成關聯數據守護城市平安。依靠“空中之眼”,威海市公安局建立指揮調度、案件偵查、大型活動安保等近20項空地一體合成作戰機制,併為城市治理、經濟建設提供專業化空中服務。

這樣的“智慧”警務正越來越多地運用於齊魯大地的各個方面,支撐民警一線實戰應用,多維度提升了山東公安機關社會治理能力和維穩水平。

“心中有‘數’,矛盾風險的‘小浪花’才能不演變成‘大風暴’”,這在各級公安機關中形成廣泛共識。以網約房這一新興業態為例,濟南、威海等市公安局制定了加強網約房住宿行業治安管理的通告,推廣了“網約房登記平台”,將成千上萬個網約房錄入平台,並通過數據收集、用户評價、信用評級等措施進行後續常態化安全監管。

隨着基層社會治理的深度耕耘,山東公安工作成績在全國公安機關的座標體系下表現出色。2020年,山東公安機關共偵破現行命案453起,保持命案全破,攻克248起命案積案;電信網絡詐騙案件破案數同比上升43.4%,止付50.3億元、凍結30億元,在“掃黑除惡”“百城會戰”等多項工作綜合考核成績中名列前茅。(記者 王若冰 祝文心 孫麗麗)

責任編輯:張小軍
84213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