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麽香港的選不了集運
方燕代表呼籲建立綜合保護救助制度
保障被性侵未成年人合法權益
發佈時間:2021-03-16 10:03 星期二
來源:法治日報——法制網

全國人大代表方燕。母家亮 攝

□ 法治日報全媒體記者 趙晨熙

“未成年被害人在遭受性侵害後,司法機關對於犯罪分子的懲處,只能使他們得到部分寬慰,很難真正修復侵害行為對其造成的生理和心理創傷。”在今年的全國人大會議上,全國人大代表、陝西省律師協會副會長方燕帶來了《關於遭受性侵害的未成年被害人及其家庭權利救濟的建議》,建議將精神損害賠償納入刑事附帶民事賠償的範圍內,同時進一步建立綜合保護救助制度,妥善解決未成年被害人因遭受性侵害行為而產生的生理、心理、生存、健康等現實問題,切實保障其合法權益。

方燕是陝西省女法律工作者協會會長,該協會設有專門從事女童保護防性侵的志願者團隊,每一起案件、每一個被害人都讓方燕痛心疾首。

“性侵害案件被害人所遭受的是人類最為私密且攸關根本尊嚴的侵害。與成年被害人相比,未成年被害人因其身心尚未成熟等特點,面臨更大傷害。”方燕在接受《法治日報》記者採訪時表示,如何保障被害人及其家庭在遭受侵害後的權利救濟,幫助未成年被害人儘快迴歸健康生活,是她作為一名人大代表、也是一名法律工作者應該做的。

應增加精神損害賠償

在性侵未成年人犯罪中,除了身體上的損害,心理上的創傷可能會伴隨其一生,未成年被害人為癒合心理創傷、走出被害陰影所付出的代價遠超過物質損失。

“但依據法律,刑事訴訟階段,遭受性侵兒童無法獲得精神損害賠償。”方燕解釋稱,2018年修訂的刑事訴訟法第一百零一條規定,刑事附帶民事訴訟的賠償範圍僅限於被害人的物質損失。雖然刑事訴訟法中沒有規定不得提起精神損害賠償,但2013年1月1日起施行的《最高人民法院關於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的解釋》第一百三十八條第二款作出了“因受到犯罪侵犯,提起附帶民事訴訟或者單獨提起民事訴訟要求賠償精神損失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的限制性規定。

3月1日起施行的新刑訴法解釋將原刑訴法解釋中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變更為“人民法院一般不予受理”。方燕認為,增加的“一般”二字為精神損害賠償預留了空間。

方燕與一些專家交流過,刑事案件不受理精神損害賠償的請求,是考慮到懲罰犯罪本身就有精神撫慰的作用。但她認為,司法機關在打擊犯罪、追究犯罪人刑事責任的同時應特別注重對未成年被害人權利的保護,使其得到應有的補償和救濟,這是刑事訴訟的價值所在。

最大限度彌補被害人

“我認為應將精神損害賠償納入刑事附帶民事賠償範圍內,對那些經過專家診斷,精神上遭受重創需要進行心理康復治療的被害人,應當認為可以提起精神損害賠償。對原告主張的精神損害賠償應結合犯罪事實及其損害情況、犯罪人的經濟條件以及心理康復治療費用等,規定最低精神損害賠償額,最大限度地彌補被害人。”方燕建議將刑事附帶民事訴訟的賠償作為未成年被害人案件處理程序的前置程序予以規定。對未成年被害人的物質損失與精神損害的賠償是否到位,作為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一個重要的酌定量刑情節予以考量。

當前,性侵害案件被害人獲得的賠償是通過刑事和解程序獲得和解金,獲得和解金的前提是被害人要給被告人簽署諒解書。在方燕接觸的很多案件中,被害人及其家屬其實很難諒解被告人,只是迫於經濟壓力無奈與被告人達成和解。

“如果能夠通過主張精神損害賠償獲得物質補償,更能體現法律對被害人及其家庭的關懷和慰藉。”方燕説。

轉學安置需落到實處

在性侵未成年人案件中,雖然司法機關懲戒了施害者,對被害人採取了隱私保護措施,但被害人信息仍難免流出,繼續留在原學校學習,容易遭受流言蜚語。在實踐中,方燕發現很多被害人家庭都想讓孩子轉學,來儘快擺脱陰影,走向新生活。

“轉學安置已經上升到了法律職責。”方燕介紹説,新修訂的未成年人保護法規定,公安機關、人民檢察院、人民法院應當與其他有關政府部門、人民團體、社會組織互相配合,對遭受性侵害或者暴力傷害的未成年被害人及其家庭實施必要的心理干預、經濟救助、法律援助、轉學安置等保護措施。新刑訴法解釋中也重申了這一要求。

不過方燕認為,從現有規定看,轉學安置工作主要交由公檢法部門負責,但轉學安置牽涉到學籍的轉入與轉出、接納學校的配合等複雜事項,司法機關並非教育主管部門,其工作職能也不足以對教育主管部門或學校形成影響。因此轉學安置保護措施的實現,還需教育主管部門牽頭實施,才能有效落地執行。

方燕建議,可以明確司法機關有權協調轉出、轉入地教育主管部門配合辦理未成年人學籍的轉入和轉出,協調民政部門為在轉入地沒有住房的未成年被害人家庭提供住房保障。

責任編輯:胡建霞
8457749